首页
大赛文件
我要投稿
来稿展示
咨询监督
往届大赛
赛事发布
注册

208肖福棉:有来犯者 看刀!

阅读:2039   发布时间:2018年08月13日  

有来犯者 看刀!

——《喜峰口大刀祭》赏析

/肖福棉 辽宁凌海

原文:

五律 喜峰口大刀祭(平水韵)

猎猎凄风里,犹传呐喊声。

雄关交白刃,浩气憾东瀛。

曲激千重浪,碑垂万古名。

新磨谁欲试,凛凛列长城。

 

地区:辽宁省 朝阳市   作者:侯申友(男士)  作品编号:40003042

链接:http://www.zgbsbl.com/worksview.asp?worksID=40003042

 

“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全国武装的弟兄们,抗战的一天来到了,抗战的一天来到了……”《大刀进行曲》这首歌是用大刀队勇士们的鲜血和生命写成的。中华民族在危急存亡的时刻,是大刀队的英雄们用自己的血肉之躯挡住了敌人侵略的步伐,激起了全国同胞一致抗日的浪潮,从而挽救了民族的命运。在全国人民共同飞奔小康的今天,有谁能忘记那些为国捐躯的英雄呢?《喜峰口大刀祭》实实在在地表达了全国人民对英雄们的追悼和怀念。

猎猎凄风里,犹传呐喊声。

首联以“凄风”引出喜峰口战斗。九一八事变后,日本侵略者占领了我国东北三省,并谋划向关内进犯。一九三三年三月九日,中国革命军第二十九军奉命接管长城喜峰口的防务,开赴前线时,军长宋哲元写下了“宁为战死鬼,不作亡国奴”的誓言,我大刀队在朔风劲厉、寒气袭人的长城要塞,同敌人展开了二十多天的殊死搏斗。“猎猎”,写风的声音。“凄风”,寒冷的风,写风的特质。当年的喜峰口战斗就发生在余寒尚在、积雪犹存的季节。“呐喊声”,战场上勇士们冲杀的声音。诗作者用猎猎凄风犹如传送着当年勇士们英勇杀敌的声音,写出了人们对这场战斗的铭记和对英雄的怀念。喜峰口战斗是抵御侵略的壮举,标志着一个沉睡民族的觉醒,凡是有良知的人、有民族观念和民族气节的人是不会忘记的。首联因境而事,以寒风和呐喊声,渲染雄壮、寒酷、惨烈的战斗气氛,那惊心动魄的场面仿佛就在眼前。

雄关交白刃,浩气憾东瀛。

     颔联写战斗的激烈以及对敌人的震慑。“雄关”,雄伟险要的关隘。“喜峰口两侧,群峰矗立,险要天成,长城依势蜿蜒,华北赖以屏障,诚为兵家必争之地。”(引自《喜峰口战役》)日军占领山海关后又发布了进军热河的军事命令,企图以占有喜峰口关隘掩护其主力向华北进犯。战斗就发生在喜峰口。“交白刃”,只三个音节,在读者眼前可能会一扫而过,而这几个字写的却是短兵相接的战斗情景。这是炎黄子孙同日本天皇指使下的虾夷人种在中国本土上的拼杀;这是正直、善良、勇敢的中国人同早已厌恶岛国腥臭、妄图霸占大陆的海怪后代的拼杀;这是用被害同胞的鲜血淬就了钢刀同蘸满侵略毒汁的刺刀的拼杀。“交白刃”写出了战斗的激烈,表现了我军的英勇无畏,彰显了中华民族同敌人血战到底的气概。据《喜峰口战役》介绍,我军还以夜袭的方式杀死鬼子一千多人,缴获了大量的武器,充分发挥了大刀的作用。颔联在写大刀队威武勇猛的同时,更写出了对敌人的震慑。“憾东瀛”三个字,写勇士们凭着“我以我血荐轩辕”的浩然正气,挥舞手中的大刀,犹如悟空手中的金箍棒砸下去后产生的波荡,让日本天皇如闻霹雳。当年日本的《朝日新闻》也不得不承认:“明治大帝造兵以来,皇军名誉尽丧于喜峰口外,而遭受六十年来未有之侮辱。”颔联的两句诗,在平白如话的叙述中闪烁着驰魂夺魄的气势,达到了高度的概括和凝练。

曲激千重浪,碑垂万古名。

颈联写喜峰口战斗是抗战的序曲、功垂千古。“曲”,指词曲作家麦新以二十九军大刀队英勇杀敌为题材创作的《大刀进行曲》,这首歌曲塑造了挥舞大刀向鬼子勇猛冲杀的中国军人的威武形象。“激”和“千重浪”,是用比喻写大刀队浴血奋战、抵御外侮的行动,激起了全国人民的抗日情绪,大刀队的壮举以及《大刀进行曲》就像重石击水,形成了全民族团结一心、奋起抗日的浪潮。“碑”,指“大刀造型的喜峰口长城抗战纪念碑”(引自作者注释),这是大刀队竖起的救亡图存、以身报国的丰碑。“垂”和“万古名”,是说英雄们的事迹和精神在中华民族的历史上永远流传、不可磨灭。颈联的两句诗分别从空间和时间上写喜峰口战斗在中华民族发展史上的深远意义。

新磨谁欲试,凛凛列长城。

尾联写以大刀精神武装的国防,神圣而不可侵犯。经过八年的抗战,中国人民从家园上赶走侵略者,建立了人民共和国。又经过近七十年的努力,中国人民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经受过苦难历程的中国人已经明白“落后就要挨打”这一丛林法则,伟大的中国共产党同全国人民一起卧薪尝胆、励精图治,正以突飞猛进的速度发展着我们的国力,我们的国防建设和大刀精神已筑就了新的钢铁长城。“新磨”,“重新磨亮磨快的大刀,借指今天的国防力量”(引自作者注释),写出了我国防的厉兵秣马、枕戈待敌。“凛凛”,严肃、可敬畏的样子,诗句中形容我国防的壁垒深严、不可侵犯。在叙写二十九军大刀队英勇杀敌抵抗侵略的基础上,以对大刀精神的继承作结,十分有力,更能激发国人的民族意志,令人鼓舞,催人奋进。

这首诗以“喜峰口大刀祭”为题,表达了全国人民对精忠报国、救亡图存的英雄们的追悼和敬意。全诗以大刀队的英雄事迹为核心,广角度展开,承接而下,如行云流水,展示了大刀精神在中华民族发展进程中的作用,同时也激励人们勿忘国耻、振兴中华。我们是炎黄子孙,炎黄的民族是文明的民族,从来不做欺凌霸辱的事情,但面对侵略不会卑躬屈膝。老祖宗给我们留下的黄天厚土,是我们赖以生存的家园,绝不容他人践踏,有来犯者,看刀!

 

 

 

大赛组委会办公室声明:以上评论意见仅为作者本人看法,不影响大赛的既定评审规则、评审程序和评审工作。